民营企业40年:他们最想要什么?

http://www.qbsmall.com/ 2019-03-01 08:49:08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8年)1月17日,褚时健迎来自己90岁的生日,他从不过阳历生日,只记得自己腊月初一的农历生日。一个永远也闲不住的老人,仍在反思我活着为了什么:只想赢,不想输。”

  研究民营企业20多年的财经作家张志勇在他最近出版的新书《民营企业40年》中这样描述褚时健。他写道,“难怪他能成为王石、柳传志等那一代企业家精神楷模。在王石看来,褚时健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企业家的一种精神,是一种如何在前进中遇到困难,并从困难中重新站起来的精神。”

  在经济承压的背景下,更多的民营企业希望能够从困难中站起来。

  2019年1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建议。

  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在座谈会上的建议是,抓好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政策落实、做好民营企业被拖欠账款清理工作。

  对被拖欠账款清理成为民营企业心里焦急等待的行动。为此,全国工商联已经在2018年12月开始对拖欠民营企业账款情况进行摸底调查。

  按照全国工商联发出的相关通知,2019年3月31日前,各地需要报送清欠工作全面情况报告,内容涉及本地区(本行业)民营企业账款拖欠情况明细表;清欠工作的有关成效、存在问题及有关建议;协助推进清欠工作的主要打算。

  全国工商联在发出的通知中称,对民营企业进行被拖欠账款摸底,是“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11月1日民营企业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和国务院常务会议有关决策部署。”

  这些有关民营经济发展的诸多细微事件,是张志勇观察中国民营企业演进历程的样本和角度。56岁依然热衷记录观察的他,是中华工商时报社副总编辑,几乎所有的职业生涯都在和民营企业打交道。这是全国工商联的机关报,被称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声筒。这让张志勇得以更加了解民营企业的发展过程。

  他试图选取标志性的民营企业家、民营经济事件,来呈现中国民营企业的历史,他说,“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史,从某种角度来看,就是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史。中国民营企业四十年,它们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重新找到方向。”

  营商环境

  民营企业显然又走上了艰难之路,市场和政策变化莫测,民企融资成本高,上市公司普遍面临债务、高股权质押风险。企业家们用“三座大山”来形容当下处境: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

  2018年9月,“民营企业离场论”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当年11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并一锤定音。此次会议上,习近平表示,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有的人发表了一些否定、怀疑民营经济的言论。这些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不符合党的大政方针。

  张志勇说,“国有的和民有的并不是对立的,一对立就形成了去年的局面(退场论)。回头来看,凡是民营经济发展好的时候,中国经济也是发展的比较顺畅,民营经济出现问题和争论的时候,实质上整个经济也或多或少出现了问题。高层的表态最重要的是给民营企业未来一个很重要的预期,让民营企业家树立信心。”

  但是信心从哪里来呢?张志勇认为是来自市场。“市场主要是要平等,要公平,有好的营商环境、法制环境,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为什么项目国企拿得到民企拿不到,这就是不公平;同样一个项目,你贷款是一分利,我贷款是三分利息,这又平等不了。因此,民营企业的信心重要的是来自平等,来自于市场的法制建设,这个法治建设说白了,就是营商环境。”

  张志勇说,“无论是玻璃门,还是弹簧门,它带来的都是不平等和不平衡。如果企业成本都不一样的话,利润能一样吗?但是民营企业自身也需要考虑一个问题,以往我们过多地说国有企业需要去担当社会责任,实际上民营企业老板也需要改变观念,要有社会责任的担当。当然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要区别开来。”

  去年中国中小企业上市服务联盟等机构发布的《2017中小企业融资发展白皮书》显示,98%的中小企业主要问题仍然是融资难、融资贵。张志勇认为,解决融资难的问题需要进一步的放开。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下一步要解决的还是开放问题,通过开放的倒逼机制才能促进改革。他说,十九大报告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性作用,也就是说,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决定资源配置作用的是市场。

  张志勇在他新出版的《民营企业40年》一书这样表述民营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关系:“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讲是非公有制经济(民营经济)发展的历史。中国非公有制经济不断壮大的过程,就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不断建立和完善的过程。”

  但实际上,民营经济早期粗放式的发展方式带来的负面影响至今尚存。张志勇在长期调研中发现,科技含量不高、产权遗留问题等是制约民营企业进一步向前的阻力。在他看来,历史的局限性带来的问题是,中国的民营企业都是以买卖起家,靠挣快钱。即使是像华为这样具有高科技的企业,在发展初期也是靠买卖起家,为了挣第一桶金,为了有资本来壮大发展。但是任正非的聪明之处在于,他本身是搞技术出身的,知道市场的最终较量还是靠技术。

  他说,“民营企业经过40年的发展,再想挣快钱的方式已经结束了。”

  产权保护

  民营企业的信心不止来自于公平的市场环境,还有确定的安全感。

  张志勇欣喜地看到国家层面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2016年11月,党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随后,最高检研究出台了《关于充分履行检察职能加强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对加强产权司法保护作出全面部署,其中明确提出要妥善处理历史形成的产权案件,坚持有错必纠,抓紧甄别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申诉案件,剖析一批侵害产权的案例。

  2018年1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出《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通知明确提出“依法保护企业家的人身自由和财产权利。严格执行刑事法律和司法解释,坚决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切实纠正涉企业家产权冤错案件”。

  张志勇在他的《民营企业40年》一书中写道:“2018年,让民营企业家为之兴奋的是3个重要案件的重审。”“张文中案、顾雏军案、许荣华案,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颁行后,最高人民法院要求依法再审的涉产权和企业家冤错案件的3个标志性案件,也彰显了党中央对优秀企业家精神的尊重和弘扬,其“蝴蝶效应”无法估量。司法机关公正司法,将增强企业家安心经营、放心投资、专心创业,对激发市场主体活力都将产生推动。”

  没有人怀疑民营企业在中国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从1980年温州的章华妹领到第一张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到2017年底中国民营企业数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500万户。时至今日,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2019年2月16-18日,中国诸多知名民营企业家齐聚亚布力,他们在那里的一个论坛上谈论经营困难、营收下降,也谈论刮骨疗伤,抱团取暖,以及数字化、人工智能,他们坚信春天即将到来。

  2019年3月3日、5日,备受关注的全国两会即将召开,民营经济领域的人士对政府在2019年的改革部署充满期待。

  2月22日,中国社科院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剧锦文预测,民营经济政策肯定会有,会在融资方面降低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出台一些可操作的具体措施;降低注册登记等门槛,加大放管服改革;还有法律方面,会继续保护民营企业、民间资本的权益,鼓励民营企业家大胆创业,发展经济。他说,“预计会在这些方面进行突破,使政策更具有操作性。”

  这和土流网创始人伍勇的期待相同。伍勇的公司是在网上发布土地流转信息的土地流转信息平台,也是一个土地中介服务机构。他说,“我们主要做农地和农房流转盘活的,一是希望在融资和投资方面对乡村振兴的投资主体有更多的扶持,二是希望乡村振兴中的营商环境和法律保障,确保工商资本放心安心投资乡村。”

  张志勇在《民营企业40年》中写道,“40年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民营企业的苦与乐、机遇与挑战和经济增长指数几乎是成正比的。……而改革每前进一步,其实都是对民营经济的再松绑,对民营企业的再解放,是选择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