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南北夹击的山东炼化 谋建4000万吨炼化基地

http://www.qbsmall.com/ 2019-03-14 14:51:06 来源:化纤头条

  山东炼厂正面临两大对手的南北夹击!在即将投产的4000万吨浙石化与2000万吨恒力石化面前,山东数十家地方炼厂像是散落在两艘巨轮下随浪起伏的一群小舢板。

  面对两大对手的南北夹击,山东规划4000万吨的大型炼化项目

  在中国的石化版图上,山东曾拥有着全国70%以上的地炼工厂,炼油总产能达2.1亿吨,是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以往每逢油荒,全国民营加油站总会蜂拥而至、在山东炼厂门口排起长队争相抢购。

  可如今,眼看着位于浙江舟山的浙石化与位于辽宁大连的恒力石化即将投产,规模小、数量多、技术落后的山东炼厂面临着两大对手的南北夹击。

  2019年2月,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推动炼化一体化,全力推进烟台裕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前期工作”。

  这是一个规划总产能高达4000万吨的大型炼化基地项目,承载着整个山东炼化产业的整合、转型、升级的重担。已落后一步的山东试图借此重塑炼化产业昔日的辉煌。

  项目曾被叫停!二次整合难题多!

  “裕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正在进行前期工作,规划产能4000万吨,共分两期进行。”山东省化工产业转型升级办公室的官员介绍,该项目先进行产业整合,再上马炼化项目。

  2019年2月19日,在山东省“两会”上,山东省省长龚正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快推动炼化一体化,全力推进烟台裕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前期工作”。一时引来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

  烟台裕龙岛,位于山东省烟台龙口市的渤海龙口湾。2010年5月,龙口人工岛群正式获得国家海洋局批复,龙口政府决定填海造地、将人工岛群的填造、建设、招商等交由南山集团承担。2011年1月,人工岛群开工建设,至2014年9月基本完成,改名“裕龙岛”。

  彼时,国家发改委正酝酿在全国建设大型石化产业基地,一时间江苏、辽宁、浙江、福建等纷纷参与角逐。2015年,南山集团开始酝酿与新加坡裕廊国际公司合作,投资300亿美元在裕龙岛建设一个炼油4000万吨/年的大型炼化项目。可2016年5月该项目环评公示公布一周,即遭到当地居民反对,项目被政府叫停。由此,山东炼化业错失了第一轮国家规划建设大型石化基地的良机,以至于反被其他省份后来居上。

  两年后的今天,烟台裕龙岛再次成为石化投资的热土,但项目已“物是人非”。一个月前,烟台市代市长陈飞在2019年烟台市政府工作报告中说,“积极参与山东地炼重组,争取万华裕龙炼化新材料项目尽快开工建设,以重大项目增创发展新优势。”

  南山集团一位高管向记者介绍,此前裕龙岛项目主要是南山集团与新加坡裕廊国际公司作为投资主体。南山集团高层曾赴新加坡考察过裕廊国际,因为该公司投建的新加坡裕廊岛已是全球著名的石油炼制中心,有成熟的运营经验。如今,万华裕龙岛项目已由山东省政府主导推动,南山集团只是参与方之一。他透露,新的项目在产能、产品、投资主体等方面都会有新的变化,裕廊国际是否继续参与也存在变数。

  万华化学(42.080, 1.21, 2.96%)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华集团”)是一家全球化运营的化工新材料公司,业务涵盖MDI、TDI、聚醚多元醇等聚氨酯产业集群。可这家化工巨头一直专注于产业链下游高端化工,未曾介入上游炼化产业,与地方炼厂少有交集。

  万华集团一位相关人士证实,山东省希望万华集团来主导整合地炼和裕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但企业内部正在进行研究讨论,目前未有定论。山东省化工产业转型升级办公室上述官员也表示,“目前暂时没有确定项目法人”。

  一直以来,整合地炼、做大做强是山东多年的夙愿。尽管山东地炼产能曾占全国70%,炼化产业总量3万多亿,炼油总产能达2.1亿吨,已成长为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但是山东炼化呈现出数量多(超过40多家)、规模小(一次加工能力在300万吨/年以下炼厂占到60%,一次加工能力在500万吨/年以上仅占到20%左右)、分布散(分布于东营、淄博、滨州、潍坊一带)的格局。

  在中国对民企放开原油进口权和使用权后,2016年大连长兴岛、河北曹妃甸、江苏连云港(3.660, 0.05, 1.39%)、浙江宁波、上海漕河泾、广东惠州和福建漳州古雷七大石化产业基地浮出水面。与动辄数千万吨级大型基地相比,山东地炼无论从规模上、产品上还是技术上都相形见绌。

  事实上,2016年山东地炼已预见到自身竞争力不足,开始第一轮自发性整合尝试,这是由大型地炼企业推动的市场化探索。

  2016年,山东省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注册了“中安石油”,欲以大型地炼京博石化为主导,率先整合山东约6000座民营加油站。次年7月,山东最大炼厂东明石化董事长李湘平提出组建“山东炼化集团”的设想——由山东省已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的企业为发起人,按照混合所有制方式组建集团,推动原料采购、油品运输、销售渠道、零售终端管理等方面的协同。

  可是,山东地炼主体过多、规模相近、股权各异,加之获得油权后利润丰厚,时至今日这轮市场化整合始终毫无进展。

  这或许是山东炼化产业最后的机会!

  以前山东地炼凭借灵活的机制、新型的设备技术、敏锐的市场意识等还能在“三桶油”的夹缝中野蛮生长;如今,一个个大型民企石化基地的投建,让山东地炼真真正正感受到来自对手的压迫、冲击。

  一位地炼高管分析道,炼化产业是典型的规模经济,新兴大型民营石化基地规模大、成本低、技术新、产业链长,相比而言,山东地炼再无优势可言。在南北夹击中,山东地炼生产的汽柴油将很难维系过去全国性销售市场,势必面临产能过剩,如果不能及时产业整合,未来将很难立足。

  由此,山东开始酝酿第二轮以政府为主导的产业整合——欲借助裕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推动地炼重组、炼化产业新旧动能转换,重塑区域竞争优势。正如烟台市委书记张术平所说,“裕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意味着山东化工行业的转型升级”。

  事实上,山东省政府从2018年下半年就已开始为地炼转型、升级和整合进行政策铺路。

  2018年10月29日,山东省政府发布《关于加快七大高耗能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方案》。其中,明确给出了地炼行业转型升级目标——力争到2022年,将300万吨及以下的地炼炼油产能进行整合转移;到2025年,将500万吨及以下炼油产能分批分步进行整合转移……培育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和炼化一体的精细化工、绿色化工和化工新材料世界级产业基地。

  一位南山集团管理人员表示,2018年12月,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曾到访过烟台裕龙岛进行参观考察。尔后,裕龙岛项目更是被列入烟台市、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作为重点投资项目进行推进。

  按照“先整合再上马项目”的程序,规模较小的地炼整合首当其冲。但一位不愿具名的淄博地炼高管指出,山东地炼数量众多、情况各异,有的是当地国企,有的是纳税大户,有的就业人员众多,将各企业产能、原油配额整合至烟台裕龙岛,势必涉及资产、税收、人员安置等诸多问题,以及地区间的利益平衡。

  事实上,在业界看来,每个地炼企业获得的原油配额存有较大变数。若不考虑每年新增炼厂及个别差异性,地炼进口配额发放形式及审批标准均决定了地炼原油配额逐年递减,因为当年下发标准为上一年度进口实绩。一旦市场有变、进口下降就会影响第二年的额度。

  金联创分析师周国霞指出,炼化产业整合是大势所趋,已成业界共识,但万华集团一直对上游炼油板块并无涉及。

  同时,渤海是半封闭内海,在最新公布的《2017年中国海洋生态环境状况公报》“严重污染区域”中,组成渤海的“辽东湾、渤海湾、莱州湾”均赫然在列。渤海是否承载4000万吨的大型石化基地项目也须国家层面综合考量。

  由于尚处于项目前期,目前裕龙岛炼化一体化项目主体、工程规划、环境评价等一系列工作尚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正如山东省化工产业转型升级办公室一位官员所说,这一项目天天有进展,天天有变化……

  不过,能够确定的是,山东炼化产业整合已经成为政府与企业的共识。正如一位业界人士所言,这或许是山东炼化产业最后一次赶超的机会。

分享到:

相关报道

© 纺织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2019